您的位置:搜书网 > 都市言情 > 全球财富 > 第33章 一支穿云箭(求推荐求收藏)

《全球财富》 第33章 一支穿云箭(求推荐求收藏)

    “千百年来,中国人对土地的执着与迷恋,从未消减,中国的历史其实就是一部土地变革史……”

    “……尤其是最近的10年里,乃至往后10里,纵使风云变幻,我们相信,基于土地的地产行业发展将会带动整个社会经济一路狂奔。”

    “……1998年,中国楼市划时代标志降临:国家宣布取消福利分房,全面开启住宅商品化的时代。这一年,京、粤、闽、渝各派房企都有代表企业诞生,如海伦堡、深圳地铁集团、花样年、建发、正荣、华夏幸福、北京城建、金科、新希望、俊发等……”

    “在这个时间的节点上,1998年,回望来路,有许多影响整个行业甚至中国历史进程的重大时刻、人物、事件,总是在不经意之间上,10年,一年一个脚印,印照出中国房地产发展的艰辛和坎坷,,也印照出中国房地产发展的成长与收获……”

    “为观照时代,记录时代,《时代周刊》制作了中国地产企业百强榜,力求全面昭示社会变革与地产经济现状,现面对全世界各大银诚招榜单的冠名权……”

    这是一份英文版的招商启示!

    花旗银行高级副总裁办公室里,约瑟夫舒服地坐在椅子上,念着这份传真,他的对面坐着的赫然是海茵薇。

    “这份启示写得不错,可是,为什么那天吃饭他没有说出来?”约瑟夫是早上看到传真后亲自把海茵薇叫到自己办公室的,“海茵薇,我们与总部联系过了,这份发表在时代上的榜单,冠名权我们势在必得。”他握紧了拳头。

    海茵薇笑得很灿烂,上班时间她一身套装显得很是干练,“可是,约瑟夫,你知道,我们花旗银行不参与买房贷款业务。”

    约瑟夫笑了,“但是你不要忘记,中国这前一百强的房企,现在和未来将是我们的重要客户。”

    上次穆瑞澜悻悻而去,当着他与海茵薇的面儿,他着实领略了彭渤的办事风格,他并不象许多中国人嘴里说的讲“面子”,卖“人情”。

    “所以,海茵薇,这一次,你要出马。百富榜有你的功劳,你与彭渤是朋友,这是公事,你代表我们与他谈。”

    “冠名权的标的是多少?”海茵薇明白,这份传真彭渤肯定不止发到花旗银行一家,上面也写得明明白白,“现面对全世界各大银行诚招榜单冠名权!”

    “据我了解,唐纳德,他不是一个贪婪的人,他会有一个合理的价格。”约瑟夫考虑几秒钟才慢慢说道。

    海茵薇接过他手里的传真,“可是约瑟夫,传真也说,要有兴趣的银行把报价发到邮箱里,依据报价再作决定。”

    “这是那种不见面的招标,但是私下里你可以接触,我们,你,与彭渤是有友谊的。”约瑟夫笑着眨眨眼睛,别有深意。

    海茵薇想反驳,可是她笑了笑没有说出来,“刚才你还说是公事,现在怎么又变成私事了?”

    ……

    冠名权?

    彭渤中国百强地产企业榜?

    住友银行办公室,沪海住友银行总裁横山菁二扶了扶宽大的黑色边框眼镜,看着眼前的副总裁渡边晋雄。

    “据我所知,这个彭渤,就是百富榜的制作者,您还记得上次的百富榜吗?中国大陆百名富豪榜,几个月前发表在福布斯上?”

    “我记得,”横山摘下眼镜,用眼镜布仔细地擦拭着,“这份榜单轰动了世界,中国的经济正在崛起,这也证明我们进入中国这个决策是对的。”

    “那份榜单发表在福布斯上,可是这份榜单是要发表在《时代周刊》上。”

    “时代周刊?”横山沉吟道,“全世界影响力最大的杂志。”

    “是的。”渡边恭敬地一点头,“总裁,即使我们不采取冠名的方式,我们要在时代上作广告,这笔广告的费用数额也是相当可观的。”

    “对,这是向国际展示我们住友银行一次绝佳机会,也是向中国的商界展示我们的绝佳机会,渡边君!”

    “嗨一。”

    “从现在开始,你放下手头一切工作,马上联系时代周刊,一定要把这个冠名权拿下来。”

    “嗨一。”

    ……

    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彭渤手头有世界各大银行驻沪海分行的传真,传真又通过沪海分行相继发往世界各大银行的总部。

    《时代周刊》的title,百富榜引起世界轰动的影响,很快让各大银行对这份几百字的传真高度重视。

    即使有的银行现在没有进入中国,他们也在蠢蠢欲动;

    即使有的银行已经进入中国,但现在没有面对中国老百姓的房贷业务,但是那些体量巨大或者飞速发展的房企却是他们的重点客户。

    一纸传真,搅动了满池金水。

    但是,这样的秘密报价,只能由彭渤一人来掌握。

    ……

    当太阳在黄沪江边露出鱼肚白的时候,彭渤一身运动装,踏着深秋的落叶,踩着脚上的露水,已经运动归来。

    跑边的街灯还没有熄灭,清晨是这个城市最宁静的时刻。

    路灯下,街旁一处小店,已经排起了长队,说是店铺,其实更像是个“黑作坊”,黑漆漆的屋子里,一个案板、一个烤炉,就是全部“家当”。

    “阿二,六个葱油饼。”排了将近半个小时,终于轮到了彭渤。

    “侬又吃这么多,山海大汉”阿二抬起头,笑着看了看彭渤,又低下头开始忙非常好。

    他熟练地把面揪成一个个小面团,用手顺势一按,再重重地甩在桌上,面团立时成了长十几厘米的薄长条,抓一把油酥抹上面饼,再抓一小撮盐抹上,最后是一大把葱花,包裹丰富的长条面饼,重新卷成一个个面团,整齐地把它们排列到烧热的煎锅上。

    伴着滋滋声,店里立刻散发出青葱与肉混合的香味。阿二一面煎,一面往饼上涂抹油,15分钟后,两面都煎黄了,香气扑鼻……

    彭渤接过饼来,清晨的空气中,他深深地闻了闻,这香气,就是老沪海的味道,历经多年,经久不衰。

    饼的外皮脆脆的,吃多也不觉得油。

    彭渤一路小跑着赶回广昌公寓,他的脚步却慢慢地放慢,放慢,停止。

    梧桐树下,灿烂的霞光中,一个个头高挑的长发女孩,也是一身运动装,正朝他灿烂地微笑。

    司马白衫说

    新的一天,大家帮忙,有票投一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