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搜书网 > 历史军事 > 异明1561 > 第21章 定计

《异明1561》 第21章 定计

    在县衙休整了一晚。

    第二天天不亮,锦衣卫的车马就低调的出了西城门,沿原路返回运河渡口。

    和来时不同的是,马车已经增加到了三辆,而打头的也从陈彦彬,换成了王守业。

    这多出来的马车,是为袁存时准备的——以他的身份,自然不能像耿纯那样,与王守业挤在一辆马车上。

    再说了,眼下王守业车上,可还放着佛光舍利呢。

    说是昨晚风平浪静,可谁又敢保证它在路上不出任何问题?

    反正除了某个抽签输掉,不得不担任车夫的锦衣卫小校之外,旁人是绝不愿意守着这玩意儿赶路的。

    顺带一提,连同耿纯在内,其余疯掉的锦衣卫,全都被暂时留在了三河县。

    至于以后是由地方官府差人送他们进京,还是锦衣卫派人来接,就看上面的意思了。

    闲话少提。

    却说那排头的马车上,王守业一路辗转反侧,紧皱的眉头就从未舒展过。

    莫名其妙和锦衣卫扯上干系,就已经够让人头大的了。

    谁承想这又跳出个东厂的卧底来!

    昨晚上蒋世帆走后,王守业是一宿都没合眼。

    身为一个半吊子的历史爱好者,王守业对陆炳的平生事迹,虽然并不是很熟悉,却也知道他最为后人津津乐道的,就是曾以一己之力扭转乾坤,让锦衣卫反过来压在了东厂头上。

    要知道打从东厂建立以来,就担负着监察锦衣卫的职权,彼此虽没有上下统属的名分,但厂卫之间却向来以东厂为尊。

    在大明朝两百多年的历史当中,唯有陆炳曾经打破过这一桎梏,也正因此,他又被后人戏称为史上最强的锦衣卫。

    而据此推断,蒋世帆那句‘托陆太保的福,东厂眼下百废待兴、求贤若渴’,应该不是信口开河,想要糊弄自己。

    再往深里想,陆炳既然已经死了,东厂又怎会心甘情愿的,继续匍匐在锦衣卫脚下?

    八成早憋着劲儿,要来个拨乱反正呢!

    自己这时候要是能从锦衣卫手里虎口夺食,将佛光舍利带回东厂去,绝对称得上是奇功一件。

    但这虎口夺食,又岂是易事?

    要知道厂卫之间,虽然不乏勾心斗角、争权夺利的事儿,可到底不是生死仇敌,头顶上笼罩着的,更是同一片云彩。

    真要是来个杀人越货,又或者借助佛光舍利强行脱身,估计东厂那边儿在第一时间,就会与自己撇清干系。

    没准儿他们还会主动杀人灭口,顺便再把佛光舍利收入囊中!

    想到这里,王守业烦躁的翻了个身,结果手肘上的麻筋儿,就磕在了那香樟木的书匣上,直疼的他是龇牙咧嘴。

    特娘的~

    连一死物件也跟老子做对!

    哗啦~

    他恼羞成怒的那书匣扫到角落里,谁曾想马车就突然蛇形起来,紧接着传来车夫惶恐的叫声:“业哥儿、业哥儿,那舍利没事儿吧?!”

    瞧这草木皆兵的。

    “放心吧。”

    王守业没好气的回道:“外面打着十字结呢,哪那么容易掉出来。”

    有时候,他还真想不管三七二十一,干脆放出佛光舍利,把这群同床异梦的家伙们,全都弄成白痴算球!

    可惜这根本不现实。

    因为三辆马车之间,一直就保持着五丈以上的距离,而陈彦彬又在最后一辆马车上,他压根就找不到一网打尽的机会。

    而且听蒋世帆的意思,为了稳妥起见,陈彦彬已经放弃了走水路的原定计划,而是准备在分批渡河之后,经漷县从陆路进京。

    唉~

    到底怎么才能平平安安的,把佛光舍利带去东厂呢?

    王守业一面冥思苦想,一面用指头勾弄着那书匣上的十字结,然而想来想去,也想不到一个能带着佛光舍利,顺利脱身的法子。

    要是不带上佛光舍利,单单只是自救的话,倒还简单的紧。

    只要找个人多的地方,表露出自己东厂暗桩的身份,就足够让锦衣卫投鼠忌器了。

    可少了这投名状,东厂万一翻脸不认人怎么办?

    难!

    实在是难办的紧!

    正想的心烦意乱,就觉身下马车突然放缓了速度,王守业挑开窗帘往外一扫量,却原来已经到了东岸渡口。

    因在漷县征调的民船,一直就侯在岸边没敢离开,倒省了锦衣卫们许多功夫。

    王守业乘坐的马车,很快就牵引到了船上,同行的还有蒋世帆和两个锦衣卫小校。

    “老弟。”

    等那船身一荡,缓缓驶离了码头,蒋世帆就到了马车前,伸手挑起门帘笑道:“要不要出来透透气?”

    王守业不知他是何用意,便顺水推舟的下了马车,与蒋世帆一起立在船头,打量这河上的景致。

    别说,被这河上的秋风一吹,人倒是清爽了不少。

    “老弟,我都安排好了。”

    蒋世帆目不斜视,压着嗓子道:“等到了京城,你坐的马车会受惊发狂,车夫也会不小心掉下去,届时你驾车直奔东华门,到时候自然有人接应。”

    说着,又不着痕迹的递给王守业,一只小巧的竹筒。

    “里面放了地图,你尽量记牢些——实在记不住也没事儿,等甩开追兵之后,再找人打听就是了。”

    白白让自己担心了这许久,原来他早有安排!

    而且听这意思,除了蒋世帆之外,似乎还有其它的东厂内应——这一来,自己成功脱身的把握,可就大大提高了。

    不过……

    王守业攥着那竹筒,苦着脸皱紧了眉头。

    “你放心。”

    蒋世帆看他面色不对,忙又道:“届时我会想办法拖延时间,一准儿让你能顺利脱身。”

    “这我倒不担心……”

    王守业尴尬的咂了咂嘴,支吾道:“可我……可我不会赶车啊。”

    “什么?!”

    蒋世帆险些喊出来,瞪大了眼睛质问道:“你不是曾经赶着车,送那李秀才进京赶考么?!”

    “可我后来不是得了离魂症么……”

    沉默。

    尴尬的沉默。

    看蒋世帆一副要吃人的样子,显然他也没准备什么B计划。

    好在受他方才那计划的启发,王守业脑中突然灵光一闪,脱口道:“咱们干嘛非得把舍利带走?!”

    “什么意思?”

    “就你刚才的计划,再稍微改一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