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马过江河 > 最终章.烽火卷长空 207.探囊取物

马过江河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马过江河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最终章.烽火卷长空 207.探囊取物

    陈子陵听到汪宜的话,不禁大喜过望,立刻将自己丢人显眼的事,抛诸于脑后了!想那郑谦的来头再大,终究也只是王放的弟子而已;就算砍下一百颗这样的脑袋,也抵不过周长安一根手指头的份量!但可当他稍稍平复了情绪、暗自筹划起了具体实施步骤的时候,那一直挂在脸上的狂喜之色,反而又僵在了那里:

    “不对,此事并没有这么简单。纵然卧牛城小民寡,我军就算强攻、也费不了多大的功夫。可这兵马一动,打草惊蛇就是无可避免的事,周长安也就有了足够的理由,堂而皇之的放弃这伙溃兵了……”

    “陈帅您多虑了,老朽既然说要送您贺礼,又岂会如此麻烦呢?早在昨日,莲花县以及卧牛小城,便已然落于我军的掌控之中了!”

    说完之后,汪宜从袖口中取出了两枚绸布小包,展开之后,竟露出了两枚北燕官印!

    此日凌晨,装扮成富家少爷模样的周长安,果然带着一群神头鬼脑的狗腿子,堂而皇之的来到了莲花县。

    一名装扮成莲花县壮丁的秦军甲士,离着老远,便看见了坐在马背上之上的周长安。可他刚想开口叫嚷,勒令对方走上前来接受盘查;只觉得脑后传来一阵微风,紧接便是天旋地转,眼前一黑,便彻底不省人事了。

    秦军甲士倒下去之后,身后便露出了一名年纪轻轻的后生。此人五官长的不算标致,身形也过于消瘦;可唯十根手指又细又长,皮肤也足够白嫩细致。这样好看的一双手,与他那副贼眉鼠眼、鬼头鬼脑的五官组合在一起,极不协调。

    他将一柄旧铁锤随手一扔,伸手入口,吹出了一声响亮的鸟鸣;紧接着,围在周长安身边的那些“狗腿子”们,眨眼间便散了个干干净净,只留下了一名面白无须,体型肥硕的年轻人。

    周长安摇着扇子等了半晌、颇有些奇怪的打量了他一眼:

    “我说齐返兄弟,他们都走了,你怎么不动呢?”

    齐返闻言眉头一皱,掐起自己的一层肚皮说道:

    “我要是乐意动的话,还能把自己吃成这样吗?”

    周长安嘴角一瞥、强忍着没笑出声来;随后抬起一条胳膊,揽过了齐返的半边身子,在他耳边低语了起来……

    太阳初升之时,陈子陵亲自率领两百护卫亲兵,瞧瞧摸到了卧牛城外。待他们栓好了代步的驽马、并径直走向卧牛城南门。在距离陈子陵二十里外的密林深处,还有八千精锐甲士,正在严阵以待。

    陈子陵依照汪宜之言,派遣了三名贴身侍卫、悄悄靠近卧牛城南门。一阵急促而低沉的敲门声过后,陈子陵只见两扇厚重的城门,被人从里向外推开;一名身穿六品文官袍的中年人,在二十名“北燕军”的带领之下,悄悄走出了城门以外。

    “下……下官乃是卧牛城知县,庄乃文,拜见陈帅……”

    面对战战兢兢的请安问好,陈子陵不言不语、先掰过了庄知县的双手,反复打量一番;当他确定了这是一双只能握笔的手之后,这才放心的开口说道:

    “庄知县,河东城虽然已经落于我军之手,但周长安却输的却并不狼狈!下一战的胜负还忧未可知、你又因何要转投我秦军麾下呢?”

    “哎……在下只是区区一介文官,手无缚鸡之力,亦无御敌守城之才。在河东城开战之前,此地的八百名护城兵勇,便也被朝廷征调走了。眼下贵军来势汹汹,仅凭区区在下、与城中平民百姓,根本就无力抵挡。如果下官不降的话,又去哪里再找一条活路呢?”

    “恩……蝼蚁尚且偷生,这到是句大实话。庄乃文,你可知我军此行的目的?”

    “不知道,下官也不想知道。这场秦燕之战,说到底,就只是天家的私事罢了;庄某不过区区六品知县,管不了这么大的事。”

    陈子陵看着低眉顺眼的庄知县,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

    “说得好!这的确是天家私事。走吧,咱们进城看看……”

    说完之后,陈子陵朝着身后的二百亲卫营甲士招了招手,又点出了一名腿快的弟兄,命他将回去告诉后方大军,将整个卧牛城与莲花县重重包围,仅留北方一阙即可。

    在庄知县的引领之下,陈子陵等人,缓步走入了卧牛小城。城墙两侧的秦军甲士,虽然都穿着北燕的军服;可身披黑甲的陈子陵才刚一进城,所有人都向他投来了热切崇拜的目光。更有一名年纪不大的后生,穿着一身并不合体的北燕军服,激动的跑上前来:

    “陈帅,您怎么亲自来了?胳膊都肿成那样了,怎么不多休息两天呢?”

    陈子陵看着这名相貌平平的后生,只觉得有些眼熟,却又想不起在哪见过他了。然而自己身为主帅,麾下统领几十万大军,记不清每一副面孔,也是必然的事。如今这名后生的情绪高涨,自己也不好寒了将士们的心。

    “胳膊肿了算啥,一样能上阵杀敌!我看你小子的精神头也不错啊!怎么样,还是城里的床铺睡得舒服吧!”

    这后生见陈帅记得自己,态度也十分亲近,立刻兴奋的咧开了一张大嘴!他,快步走到了陈子陵的身侧、扬手推了知县庄乃文一把:

    “滚滚滚,一个芝麻绿豆大的降官,也配跟我们秦军之虎陈大帅并肩站着?”

    还未等陈子陵出言阻止,这名自来熟的后生,便已经率先走到了前方,兴奋的指着各个方向,给陈子陵介绍起来:

    “陈帅,这卧牛城没多大的地界,弟兄们早已经摸了个清清楚楚!您看啊,这边走到头,就是卧牛城的粮仓;往这个方向再走三条街,就是几间空营;远处那一片破房子都是民居,是城里穷人住的地方。……”

    这年轻的小卒还真没吹牛,三言两语之间,便将卧牛城的详细情况,介绍了一个大概。

    原来他之所以会厌恶这个庄知县,并不是出于双方之间的敌对关系;而是这个六品小官庄乃文,乃是一名十恶不赦的巨贪!

    自从秦军夺下了风陵古渡之后,庄知县便借着积极备战为由头、横征暴敛,敲骨吸髓,逼死良民无计其数,最终闹到了人人谈庄色变、唯恐避之不及的地步。

    卧牛城本就不大,人口最鼎盛的时期,也仅有万余百姓罢了;而那些有钱的富户,早就逃离了此地躲避战火而去;而那些穷苦百姓,宁愿拉着杆子北上逃荒,也不愿意留在此地、继续忍受他的无尽盘剥。

    所以眼下的卧牛城,就只有三种人而已:扮作卧牛城兵丁的秦军甲士;与庄乃文一起为祸乡里的诸位狗腿子们,还有那些根本逃不出去的老弱病残。

    饶是陈子陵这一段时间杀人无数,可当他望着远处一名形容枯槁、满身污泥的老人,正拉着一个头插草标的孩子,向自己狂奔而来;心中不禁泛起了一阵难耐的酸楚。

    没有任何一个人,应该活成这副模样。

    陈子陵走入庄乃文的书房以后,那名殷勤机灵的小卒,便带来了一名如花似玉的婢女,为陈子陵布置了一席茶点。

    点心就是几样时令鲜果,外加两块常见的枣糕而已,没什么新鲜货色;可当陈子陵端起茶碗,轻轻饮了一口清亮的茶汤之后,只觉得周身上下都被一股清新淡雅的味道所笼罩,犹如置身于江南水乡的茶园之中,令人流连忘返……

    “这……这是什么茶?”

    不知过了多久,陈子陵突然开口问出了这么一句话来;而那名貌美如花的小厮则以袖遮口,浅浅一笑:

    “回禀将军,此乃产自江南道的明前龙井,是当年的新茶;至于您方才饮下的这一盏,市面上要卖到十五两银子左右。”

    下人出身的陈子陵,听到这个价码之后,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同时,也在心中给这个狗赃官庄乃文,暗暗判定了死刑…

    一盏茶过后,那名办事机灵的小卒飞快赶回府衙,并将一封带着火签的书信,捧到了陈子陵面前。

    这封信是从并州城中发来的,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化妆成北燕军的秦军弟兄,如今正在官驿招待那名驿卒。

    至于信件本身,倒是也非常简单。只是说四皇子的伤势加重,命庄乃文分批分次,将伤员与物资转移到并州城;如果车马运力不足的话,也可以在回信中言明缺口数量,由并州城负责补齐。

    只不过在这封官信的结尾处,不仅加盖了三晋总督王克农的大印,更有一方椭圆形的小印,印文乃是“百里”二字。

    陈子陵虽然没有功名,但也陪伴周长风读过书,知道些文人之间的规矩。百里,乃是四皇子周长安的表字;所以这枚圆形小印,定是周长安的私印无疑。

    可根据汪宜所言,周长安在盐池大营血战突围之后,大小伤势足有十余处、铠甲也是残破不堪;而自家的哨骑,也正是顺着鲜血流淌的印记,才能足足追了他们三百余里。

    可短短三日过去,失血过多的周长安,便已经可以在信上加盖私章了!如此一来,也就证明了他的外伤不但没有加重,反而还有了明显转好的迹象!

    莫非是卧牛城与莲花县的事,提前走漏了消息不成?
马过江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soutxt.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