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凤来时 > 第二十三章(三)

凤来时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凤来时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二十三章(三)

    黑色的巨蟒在一旁急燥地转来转去,引得那那男子眉眼又是一冷,一副想要出手却又有所顾忌的样子,只能听他压抑地骂了一句:“死蛇。”

    为什么不出手?辛籽翎想了想,他刚才说什么来着?他说惹得他不痛快便将她卸成一块一块的,说绿洁只是撒了一些汤便差点被他打死,可以说,她之前做得怕是已让他非常不满了,如果硬要说赤骞熙的身体对她还有什么眷恋倒不如说他还不能很好的掌握这具身体,或者说根本没有适应这具身体。

    他适应不了这具身体,所以无法用这身体做出他想要做的事,反而会受这身体的影响做出些自己控制不了的事。辛籽翎心下一定,急速往后退去,拍了拍跟着她退过来的黑蟒,低声道:“小乌,我们快走,去栖木林找木鼎桦。”

    她料想现在的赤骞熙根本没有能力将她怎么样,可是到底是低看了这个人。她话音刚落对方已经冲了过来,手掌向她臂来,那臂力甚大,打在她胸口。嘴里涌一丝腥味,她支撑不住一下子半跪在地上,但不忘对小乌喊道:“快走!”

    眼见着那男子已经向着黑蟒快速奔去,她着急害怕黑蟒一定会被抓住,可是它却一甩尾腾空而去。辛籽翎松了一口气,再抬头时赤骞熙已经站在了她面前,怒不可竭地盯着她。

    辛籽翎将口中的血水吐了出来,知道此时不能激怒他,这男子没有下一步动作她便也不说话。过了好久,那男子蹲在她面前伸出一根指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抬起她的下巴,她不得不抬起脸来与他对视。他脸上已经又是一副轻佻的笑容:“该说你些什么呢,真傻,有些事情已经来不及了。不过我喜欢的东西留下来了,讨厌的走了也好。”

    辛籽翎皱了皱眉,胸口的刺痛让她站不起来。男子笑道:“你在想什么呢?好啦,走吧,你不是想知道我是谁吗,去了虚无境你便会知道你想知道的一切。”

    她思绪混乱,那男子声音中带着些狠辣:“开口说话,我搞不懂就撬开你脑子看里面究竟是怎么回事。”

    知道眼下已没有其他办法,而且她也想要知道赤骞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便回道:“好。”

    男子又是好一阵笑,这才将她从地上拉起来,声音中混了糖:“早点答应我不就好了,走吧。”他拖着她,没有一丝温柔的只管往前走,全然不顾她身体受伤,步行艰难。

    看赤骞熙的状态,她心中确定了之前的猜测。如果他真的已一切都好那现在就不需要这么长途跋涉的向着虚无境赶去了。辛籽翎很疑惑,男子所说的已经来不及了是什么意思?

    走了很久,已是暮色,辛籽翎终于支撑不住脚步停滞。那男子转过头来,仍是一副笑脸:“来吧,我背你。”

    本来以为男子回头过来会劈头盖脸地骂她一顿,或者将她打得鼻青脸肿甚至是打得她吐血暴亡。可是却是顶着赤骞熙的脸做一副甜蜜蜜的笑容说一些温柔的话语。虽然不同于以往的那个赤骞熙,却也让她一阵恍惚。

    恍惚之后何时被他背到了背上也不知,现在这个身体状况也由不得她说好还是不。她选了默不作声,仍由他背着,不敢大动也不敢多说。强自镇定之下,竟然晕沉沉地睡了过去。

    梦中是一片安逸之处,好久没有梦到的黑幕碎片出现在梦境之中,辛籽翎漫步在这安宁静逸之下,发现今夜的碎片竟然格外的安分,半天也不说一句话。

    她静静地走了一会,觉得累了,坐下来伸直了腿仰头道:“喂!喂!”

    黑幕中的碎片闪了闪以示回答,她不满意,躺了下去瞪着满天繁星:“辛星,怎么了?不开心?”

    碎片模糊的声音传来:“觉得慌乱,觉得前所未有的不安。”

    她呆了呆:“原来你的不安是如此的与众不同啊!真是难以想象,慌乱、不安在你这里竟然是这种表现形式。

    碎片说:“有什么东西接近了,我想接近却又接近不了,心慌。”

    辛籽翎哈哈大笑:“可不就是我吗,你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让我开心,你真是太可爱了,哈哈哈……”

    “……”

    辛籽翎晃着两条腿,:“辛星,上一次的故事讲完了吗?那个傻姑娘的故事。”

    “……那个故事啊……”碎片闪了闪:“我继续给你讲……”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古木床上,黑黝黝的古木床宽大极了,她睡的这间屋子更大。就着墙上发着点点幽绿光芒的石头她大概将这里看了个清楚,房中的大多数的家具都是石头,一样是黑黝黝的,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她想到了那个霸着赤骞熙身体的男人,想到自己可能已在虚无境中。欠了欠身子,胸口的伤痛已经好了,她伸手抓住木鼎桦送她的吊坠,想着要不要走出去时那边的石门处已传来了声音,正是她那名男子。

    他走进来,看到辛籽翎已经醒了,眉尾扬了扬:“醒了。”说着脸上聚起一抹动人心魄的笑。辛籽翎又愰了愰神,似乎赤骞就在眼前。

    “看得这么出神,我很好看?”男子已经走到了她面前,单膝曲起坐在床边。她看着他,想着这句话似曾相识,却明白眼前的人并不是曾经的那个人。

    她向后缩了缩,问道:“你不是说到了这里就告诉我是你是谁,说吧,我洗耳恭听。”

    来人嘴角漫上一抹讥笑:“好啊,告诉你也无妨,哼哼,魑魁!记清楚了。”

    魑魁?她在脑海中搜索了一会,并未听过有关此人的任何事情,想来虚无境中的人她不认识倒是正常的,只是默默记下了这个名字。

    男子一笑,撑着床向她靠近了二分:“怎么样,你要晓得的我说了,还想知晓些什么一并问了吧。你不问那我便要将想要的拿来了。”

    辛籽翎说不怕那是骗人的,抓着被褥的双手都在微微发抖,她说:“我还有好多事要问你,你呢,就不问问我是谁?”

    魑魁不屑道:“你是谁关我什么事,说到这里我还是给你起个名字以后好称呼。”

    辛籽翎愣了愣:“我有名字。”

    魑魁挑了挑眉:“我说过的话你是忘了吗?以后就叫瑚姬。”

    辛籽翎斟酌半天,开口说:“那就叫瑚姬。”

    魑魁脸上笑得温馨又甜蜜:“不错不错,我以前养了只半兽人,很是得我喜欢,当时就叫瑚姬。”

    辛籽翎心中一咯噔,居然是这个缘故,只是不知他为何说的是‘以前’,为了自己后路着想,她想问清楚:“那半兽人,现在在哪里呢?”

    “死了。”魑魁无所谓道。

    辛籽翎道:“死了?是因为年岁过大吗?”

    魑魁笑道:“年岁过大还养来干嘛,不听话,被我丢给属下吃了。”

    他说得轻飘飘的,似乎那个半兽人并不是什么他曾经喜欢过的。不称他的心便被当食物分给下属吃掉,辛籽翎听得身上泛起阵阵寒意。

    “现在我最喜欢你,你只要乖乖听话,我就会很宠你。”魑魁跃上床,一只脚略用力压住辛籽翎的双腿,另一只手带着劲卡在她有脖子上将她压回床上。

    辛籽翎被这样压下去,身上承了许多重量,她伸出双手去掰魑魁卡住她脖子的手却被他一手握住,压在头顶上。

    双腿动不得,双手也动不得,她睁大惊恐的双眼看着这个近在咫尺的男子,已经知道他接下来要做什么。

    魑魁双眼赤红,一把扯了身上的衣服抛开,辛籽翎被他这个动作吓得打了个抖。下一刻他的嘴已经压了下来,堵死了她的想躲又不敢躲。魑魁的另一只手已经摸到了她外衫的腰带,正使劲拉扯。这样紧急的关头,她挣脱不得,紧紧抵御的牙关都已要撑不住时,听到洞外传来一声洪亮的声音。

    人未至而声已至,那声音说:“魑!话都还没说上两句就跑了!听说你带了个宠物回来,我来看看有趣不有趣!”

    魑魁极不耐烦,眉头锁紧松开辛籽翎坐了起来,面无表情地站起来看着一个极魅惑的瘦高男子走了进来。

    来人一身红衫,长发挑起一束以黑色发扣束住再随意披开,勾魂摄魄的一双眼睛一进门就在辛籽翎身上和床上来来回回转了好几圈,随后扑哧一笑:“我说魑魁,你不是什么东西都不感兴趣吗?怎么转性了?”再走进了些,完全忽略掉魑魁脸上明显的不满继续评头论足:“啧啧啧!真是不错,光当宠物养可惜了,拿来用一用也好,物尽其用一向是你魑魁的特点嘛。”
凤来时》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soutxt.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