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东丘 > 第六百一十九章,拜见老前辈

东丘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东丘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六百一十九章,拜见老前辈

    胡雪要离开竹林村出去闯一闯,并非是好事,亦非是坏事,那都是胡雪的事,她不与其他人商量,连关系最好的温如是都没有讲,而是单独找陆谦玉来说,荣幸之中,更有几分别情,陆谦玉傻傻的,还不清楚,他在胡雪的房间中小坐了一会儿,忽然来了睡意,心里想着:“我已痊愈,事不宜迟,该去班要紧的事情了,不如明日启程,前往后山,去拜访老前辈去,若是她能传授我一些武艺,或能指点一些剑法,那是再好不过了,若是吝啬,不肯指点与我,那他救我一命,消耗了大量的真气,非一般人关系,救命之恩,我也是报答的,至于如何报答,往后再说吧,先做好眼前的事情。”邱洛洛的模样再一次在陆谦玉的面前浮现,只一刹那,他瞧见了胡雪正望着她,不知怎的,这女孩的眉梢上,竟与邱洛洛有三分相似之处,均是高挑眉,柳叶形状,思念渐深,陆谦玉难以自己,说道:“胡雪姑娘,时间不早了,明日起来,我要去后山一趟,你们无需跟着,我答应过了老前辈,要去看他去,你早点休息。”

    胡雪不强留,夜深人静,孤男寡女,伦理之防,不得不念,她浅浅的打个哈欠,眉眼悦目,说道:“陆大哥,老神仙脾气奇怪,你见了他,可要好好与他说。”

    陆谦玉道:“妹妹勿操心了,一切懂得。”说罢,起身归去,到了屋内,从枕头下拿出《研玉传》《莫兰心经》研读了起来,这两本书,陆谦玉贴身安置,时而经历了许多磨难,至今没丢,书本浸水后,拿到阴凉下放干了,并未损坏一点,虽然两本书上的内容,陆谦玉背的是滚瓜烂熟,铭记于心,但其中仍有一小部分,陆谦玉读取不到,难以理解,故而还需要仔细的研读才好,也是月色阑珊,星光斑驳,陆谦玉无事可做,手边又无,其他消遣,故而为之,岂料,刚读了几句话,门前传来脚步声,一个人影靠了过来,贴着门边,小声说话。

    “谦玉,你可睡了么?”是上官清扬的嗓音,她的嗓音具有很强的穿透力,温如是是绵柔的嗓子,她是清脆的声带。

    陆谦玉放下书本,起来开门,说道:“上官,你去了后山, 至今才归?”

    门开了,上官闪身进来,随手关了门,坐在椅子上,连喝几口水,说道:“我这几日,常去后山,你是知道的,那老前辈是个用剑高手,他肯指点我几招,今日学的有点晚了,但是收获很大,较之几日之前,我剑法精进了许多。”

    陆谦玉喜道:“那可好啊,那老前辈,真的如此厉害,明日我正要去拜访他呢。”

    上官笑道:“你当我为什么事情而来,今日我要回来的时候,老头儿念了你一句,说‘陆谦玉那个小鬼,按时间计算,毒素已经光了,怎的还不来,你回去问问他,何时过来,老头子可不喜欢等人,他若不来,我如何与他比剑?’”

    陆谦玉惊讶,忙道:“老前辈,怎的要跟我比试剑法?”

    上官清扬道:“疯疯颠颠,别多计较,我来便是问你一声,既然你明日要去,那是最好,我也不辱使命了,只是,若真要比剑,你可小心了他,我发觉此人,剑法精通,百家融汇,是个极大的高手,万万不能掉以轻心,哪怕你以无剑之道对峙,我依然看不好你,输赢乃是兵家常事,何况是比剑了呢,届时,你定要让他指点你几招才是,胜过肚子修行十载。”

    陆谦玉吃惊道:“没有那么夸张吧?”

    上官道:“那你以为,天色已晚,明日我在这里等你好消息,如今先回去睡了,这一身的臭汗···”

    陆谦玉笑呵呵的道:“姐姐,一声兰麝芬芳,那里臭了,去吧,去吧,我也睡了,养好精神,这样明日施展剑法,才可以雷厉风行,别让老头儿,小瞧了才是。”

    上官清扬寒暄了几句,推门走了,陆谦玉熄灭了等,和衣而卧,不表这一夜外面风雨,陆谦玉睡得是否踏实。

    清晨起来,天蒙蒙亮,太阳未升,陆谦玉起来了, 推开门,好大的雾气,昨夜临近黎明时分,下了一场小雨,刮了一场山风,院中一颗桃花树,叶子落了不少,空气清新,吸入身体,神清气爽,感觉浑身上下,好像脱掉了骨头的轻松,陆谦玉伸个懒腰,洗漱完毕,穿戴整齐了,特别穿了一件,紧身的衣服,弃了宽大的袍子,那不利于比剑,然后带着剑,独自前往后山去了,其时,还无人起床,整个村子,坐落在雾气蒙蒙之间,房屋隐隐约约,鸡犬相闻,稻花香里,宛如人间仙境一般,陆谦玉很久之前,便探知了路,迈开脚步走去,既不是流星赶事一般的匆忙,也不是黄牛懒惰一般的缓慢,走的不紧不慢,到了山中,往前攀登,施展上升轻工,连续蹬纵,不消半刻功夫,就到了半山平台处,山中雾气更大,能见不足百步,陆谦玉兴致前往,雾气未消,已闻水声,不见瀑布,可觉壮阔,陆谦玉寻声找去,但见一茅草屋,大门紧闭,几个猴子蹲在木栅栏顶上,吱吱吱的叫唤。

    陆谦玉心想:“这里这便是那老前辈的隐居之所,有山有水有猴子为伴,好不快活,但愿将来有一天,我厌倦了江湖生活,带上洛洛,也能有这样一个收留之所,在生上一双儿女,养一些生物,此生圆满,哈哈哈。”

    老人可见是未起,陆谦玉走到门扉处,犹豫不决,心想:“这样敲门,未免有些不符合规矩,且在辕门之外,等他起来便是。”于是,陆谦玉坐在门前的一棵树下,闭目养神起来,大约到了午时,忽闻脚步声靠近,陆谦玉睁开眼睛,只见老者站在自己面前,左手提着一个鱼篓,右手扛着一杆钓鱼钩,头戴斗笠,一副笑呵呵的面孔。

    陆谦玉打个挺,站起来,打个揖礼,说道:“晚辈拜见前辈,前辈这是要去垂钓去么?”

    老头儿道:“我已垂钓回来,约五更出去的,那时候,鱼儿常聚集在水边,时间刚好,你来了很久?”

    陆谦玉道:“来的不久,却没想到,前辈出去了,还以为前辈有赖床的习惯。”

    老头儿笑道:“哪里哪里,多年养成的规矩,绝不肯赖床贪睡的,时间大把,若是浪费,则度日如飞,我已年迈,再不抓紧,还有件几年可活?”说罢,请陆谦玉进屋去。

    陆谦玉道:“前辈,收获颇丰?”

    老头儿颠了颠手中鱼篓,说道:“三尾大鱼,正好烹吃,你来的刚好,尝我手艺,并有好酒,一并饮了,哈哈哈。”

    陆谦玉感到奇怪,这老头儿性情较之之前大大变化,怎的忽然对自己如此热情了,不仅要烹鱼,还要请自己喝酒,陆谦玉养伤几日,酒水断绝,心里早已流涎,却不知老头儿藏这什么好酒,可与自己品尝,于是,舔着嘴唇说道:“多谢前辈美意,有劳了,有劳了。”

    老头儿前面走去,篱墙上的几只猴子见人回来,飞奔过来,绕着他三圈,陆谦玉在后面走着,那猴子也缠住了他,陆谦玉只觉得这些猴子,机灵可爱。

    随即进门,老头儿说“随便坐吧,不用见外。”

    草屋一座,市内一间,一床一桌,如此而已,北边墙上,挂一把剑鞘,鞘上花纹古老,剑柄沉黑,这一切就是陆谦玉见到的。


东丘》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soutxt.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